侬好上海> 综合

东海大桥上 一些行驶中的卡车里竟没有司机

克服本能

3个月后,谢波和龙在勇回到了上海。彼时,智能重卡即将驶上东海大桥。谢波觉得自己参与的这项事业意义非凡。

东海大桥是洋山港的唯一陆路集疏运通道,近年来,随着上海建设“国际航运中心”的步伐加快,洋山港的集装箱吞吐量持续增长,东海大桥面临可预见性的通行压力。以自动驾驶技术为依托的“减员化”测试势在必行。

尽管此前已经积累了许多经验,第一次上桥时,谢波还是难免紧张。“和在封闭场地测试毕竟不一样,万一出现应付不了的情况怎么办?”

不过,事实证明,谢波的担忧是多余的。他的第一次上桥测试非常顺利,“虽然那时的技术和现在相比差了很多,但那天真是蛮成功的。”这给了他信心。此后,谢波每天“驾驶”着智能重卡在东海大桥上往返测试,一路成长为安全员领队。

意外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一次测试途中,车座下方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就像放鞭炮一样”,接着开始冒烟,还发出了烧焦的味道。当时车正开到主桥的最高点,谢波立刻把车停在应急车道上。工程师小黑慌了神,伸出头往外一看,下面就是大海,紧张地喊了起来。

经过检查,原来是卧铺下面的一个硬件烧坏了。排除故障后,谢波又稳稳地把车开了回去。

在主驾无人测试之前,谢波的工位一直在驾驶座上。他习惯目视前方,把左手搭在车门窗框上,虎口偶尔张开,保持一种随时能够抓握方向盘的姿势,右手则松弛地放在大腿上。一旦测试开始,除非情况特别紧急,否则他不会对车辆进行任何操作。

“在主驾无人测试前,我们‘减员化’测试的第一阶段实现了连续1500公里零接管。”高吉介绍,“但凡途中安全员只要动一下方向盘、踩一脚刹车,我们测试的公里数就会清零,从头再来。”

在谢波看来,这恰恰是从传统重卡司机转型成一名自动驾驶安全员最需要突破的一点——克服本能。

“比如,前面有辆车或者有障碍物,我们传统驾驶员的习惯是距离300米左右就要开始减速了,而人工智能可没那么早,你就会很紧张:怎么它还不减速啊?怎么这么吓人啊!这时,你本能地会想去踩刹车,可是刹车一踩,数据就废了。”谢波说。事实上,人工智能系统会通过长期测试、学习,给出一个距离,让车在更近一些的地方减速,也是安全的。所以每当想要动手或者伸脚的时候,安全员都要尽量克服传统的驾驶习惯,去适应和相信技术。

这些年,随着智能重卡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前来应聘安全员的货车司机越来越多。除了对他们驾驶技术的考核外,谢波尤其看重他们的性格:“不是每个老司机都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安全员的,如果性格不够沉稳,他驾驶技术再好、经验再多也很难做好我们这一行。”

“我自己开车不会怕,它开我就很害怕。”这是龙在勇经常听到新入行的安全员对他说的话。一次,他带着新人上桥测试,下车时他注意到,“那个人手心全是汗,脚都软了。”

遇到这样的情况,龙在勇总会用上这个比喻传授经验:“你得像老中医号脉一样,摸着方向盘,但你千万别动不动就去抓它,慢慢就有感觉了。”

龙在勇所说的“感觉”如何得到?往往只能通过人与算法日积月累地磨合。“多开、多练,磨合一段时间后,你就‘摸到了它的脾气’,对它怎么走有个预判,有了经验就能轻松驾驭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责任编辑:梦想天空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