侬好上海> 综合

上海七旬老伯开内衣店近30年成网红,这里卖的“假领头”其他地方很难找到

残疾人、肿瘤患者、网红店主,

“能做到今天我是老荣幸的”

小店入门处墙上有幅字:“记住:你不是一个收藏家,你是一个商人,永远都不要压货!压资金!这是经验,这是多少人留下的血的教训!要舍得‘挥泪大清仓’!”时间是2009年1月15日。

问起这幅字的由来,竺少莊笑:“倒也不是因为什么具体的事情。就是我想着要把店开好嘛,就看了很多销售类的书,人家书上是这么说的,我想想很有道理,就抄下来提醒自己。”说着向柜台一指:“你看这种小朋友的棉毛裤卖19块,我进价都要15块了,一件只赚4块钱,还没算进去快递费。这种睡裙,一夏天卖了一百多件了,就剩下这几件,降价也要赶紧卖出去,这点上脑筋一定要灵活。”

这样的生意经,竺少莊说起来头头是道。每年从11月到来年1月,都是小店的旺季,因为棉毛衫裤利润相对比较高。“一年总归有一半左右的收入,就靠这三个月了。七八九这三个月是淡季,短裤汗衫利润很低的,还会稍微亏一点。其他月份基本能扯平。”

尤其是今年四、五两个月的封控期,小店颗粒无收,房租减免申请也因未达到标准而被驳回,之后又是高温暑期的淡季。店面和仓库加起来每个月14000元的房租,都要从年底这一件件棉毛衫裤中的交易中赚来,压力可谓不小。“蛮好蛮好,还能过得去,我这个人心态老好的。”竺少莊还是笑眯眯。

同时期“下海”的老朋友们早已偃旗息鼓,竺少莊却将老伯伯内衣店开了快30年,自己也从中年爷叔,变成如今72岁名副其实的老伯伯。最重要的,就是脑筋灵活,以及这份“心态好”。

老顾客们都知道,竺少莊有个绝活儿,从一个人进店上下打量一下,就能迅速判断出对方的尺码。但很少人清楚,这位用眼睛做标尺的老伯伯,其实只有一只眼睛能看见。在纸上写字或者看手机时,眼镜几乎要贴上去。

一只眼睛失明是从小的事情,小孩子不懂,没觉得这是多大的痛苦。年轻时去黑龙江插队,去了半年就被退回,分配到仪表局下面的工厂上班。几年后赶上国企下岗潮,被调到总工会下属的三产门市部,专卖三枪特价内衣。没几年,门市部倒闭,其他同事都拿了5万块钱的工龄买断费,竺少莊则接下了店面以及仓库里的全部库存。“当时下岗的人多了,我想着总要找点事干干吧。我从进货、仓库、柜台都做过,关键技术都掌握了,觉得自己能做出来。”

快30年了,内衣店做出来了,老伯伯也是真的老了,2016年还做过肿瘤手术。现在,竺少莊将营业时间调整为上午10-12点,下午2-6点,中午回家吃饭休息,晚饭后来店里整理一下货架,补补货。顾客多,就跟人聊聊,做做生意,开心;顾客少,就听听音乐,吹吹口琴,也一样惬意。

“年轻时梦想去当兵,眼睛不好,没办法。没想到这么大年纪了,居然出名了,人家都知道你有这么家小店,我觉得老荣幸的。”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 责任编辑:梦想天空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